大饼说汽车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大饼说汽车网 » 周公

褚时健西去60天,褚橙再陷"清算"舆论漩涡……

"听母亲的,不存在公司股权的处理问题。"

5月5日,新浪财经的记者独家获悉,褚时健担任董事长的云南褚氏果业股份有限公司(褚氏果业)正在进行清算。一时间,各大媒体开始骚动,作为昔日的"中国烟草大王"、褚橙创始人褚时健,他虽然离开了人世,但属于他的故事却依旧在上演。

不过,很快褚时健的儿子褚一斌就否认了这一说法,他表示这只是媒体的误解,公司其实早已申请注销。

褚时健西去60天,褚橙再陷

尽管如此,褚氏产业的变化依旧是看客们好奇的焦点,这或许就是财经大佬与普通百姓的区别,一位大佬的离世伴随的往往是一个企业的辗转波折。

1

云南褚氏果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清算工作早在3月份就已经开始了,3月21日,公司进行了清算组成员及清算组负责人备案,当时距离3月5日褚时健去世仅仅半个月的时间。

5月5日,重庆瑞海律师事务所主任赵一岚表示,"褚氏果业的清算,符合法律规定。"按照正常流程,褚氏果业的清算,今年内将会完成。

根据公司资料显示,清算组负责人为褚时健独子褚一斌,3位成员则包括褚一斌、凌育友、褚楚(褚一斌女儿),目前该公司仍为存续状态。

褚时健西去60天,褚橙再陷

当然,虽然按照褚一斌的说法,公司早已申请注销,但褚时健去世半个月公司开始清算流程,也不免让人好奇,5月5日,重庆商报-上游新闻记者致电褚氏果业公开电话,想问询背后原因,不过并没有人接听。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褚氏果业申请注销时间,与褚时健去世时间相隔不远,也许只是时间巧合。天眼查显示,其参保人数为0,无法律风险,无知识产权,清算起来比较简单,应该是褚家产业的调整。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介绍,对于云南褚氏果业这种非破产清算,清算程序按照公司法规定的程序进行即可,原则上清算时间从成立清算组之日起6个月之内清算完毕。

至于褚时健留下的资产股权问题,褚一斌表示"听母亲的",等候时机上市。这或许意味着"褚大王"去世时应该没有留下遗嘱,那么按照法定第一顺序继承规定,褚时健妻子、儿子、女儿均可继承。但由于褚时健女儿已经去世,褚时健外孙女可代位继承。

不过,法定继承人有权放弃自己的权利,这也就是说,褚一斌可以放弃自己的权利。

"还有长辈,母亲在",可见,褚一斌做好了由马静芬进行处置分配的准备。无论从法理还是人情来说,这或许都是最好的选择,毕竟对于褚时健来说,马静芬是他最有力的支持。

2

"如果褚时健还要我的话,我还嫁给他。"

2017年在褚时健90岁的生日宴上,马静芬说出了对褚时健最长情的告白,说完以后,还不忘看看身边有些走神的褚时健,小声地抱怨说"褚时健没有听见"。

褚时健西去60天,褚橙再陷

褚时健和马静芬相濡以沫64载,褚时健一生的跌宕起伏都少不了马静芬的陪伴。

众所周知,一代烟草大王曾有过牢狱之灾,1999年1月9日,褚时健被判无期徒刑,当时十多位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联名上书为他请愿,服刑两年后,刑期减为17年。然而到了2002年,由于患有严重的糖尿病,被判无期徒刑的褚时健,获准保外就医,等到出狱时,褚时健已经74岁,而马静芬也69岁了。

年近半百的褚时健并没有由此"安稳度日",一心想要创业的他得到了妻子的支持,马静芬每天6点醒来和丈夫聊聊天,再一起下楼吃早餐。家里花园都被她收拾得很有生机,节假日时还会组织全家人,到室外去开篝火晚会。

在内马静芬把家里收拾得充满生机,在外可谓是褚时健的智囊。

2006年,74岁的马静芬带着橙子到昆明参加展销会,当时主办方只给了一小块展位,来往的人根本注意不到,于是马静芬就在展位上拉了个大横幅,上面写着"褚时健种的冰糖橙"。

然而,当时褚时健正保外就医,怕有非议,就让妻子把横幅撤下了。但马静芬觉得没那么严重,趁丈夫不注意,又把横幅悄悄拉了上去,就这样,靠着褚时健的名字,一大批客人抱着试试的心态来买橙子,没想到越吃越觉得好吃。

就这样,马静芬把"褚时健"与"橙子"绑在了一起,这也正是"褚橙"的前身。她曾对褚时健说过:"你种多少我卖多少。"

褚时健西去60天,褚橙再陷

在褚时健的眼中,妻子也是无可替代的,2007年的时候马静芬患上了直肠癌,奇迹般地痊愈后,褚时健也开始变得细心,亲自为妻子安排一日三餐,专门为她准备饭菜。在餐桌上,马静芬不该吃什么,该吃什么,他都及时提醒。马静芬常说没有褚时健就没有她,没有她也没有褚时健。

褚时健西去60天,褚橙再陷

褚时健西去60天,褚橙再陷

马静芬对褚橙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褚时健走了,妻子作为第一继承人理应有权利分配这部分资产,这也关系到褚橙未来的发展。

3

实际上,褚橙的继承人早已明确。

2018年的1月17日,在云南玉溪褚橙庄园内90岁的褚时健就已经确定了接班人,他选择了55岁的儿子褚一斌,对于褚时健的这一选择当时市场上颇受争议。

众所周知,在褚橙发展初期,更多的是褚时健的外孙女任书逸和外孙女婿李亚鑫负责褚橙的销售工作,并通过和电商合作令褚橙一夜走红。尽管褚橙母公司目前交由褚一斌接管,但任书逸、李亚鑫小两口的云南实建果业有限公司仍拥有"褚橙"商标,本来生活等电商平台所销售的褚橙依旧来自该公司。这就免不了家族内部的竞争产生,马静芬对此倒是不以为意。

在她看来,内部竞争是一件好事,"这对褚橙品牌不会有影响,虽然是竞争,那是经济上的竞争,思想上大家是统一的。"

就在今年4月27日,87岁的马静芬出席了"褚橙果汁"的新闻发布会,谈及儿子褚一斌,,马静芬倒是颇感欣慰,"过去褚时健给他打了80分,而2019年是褚一斌接手褚橙的第一年,今年的销售收益和产量是历年来最高的一年,因此过去打80分也不算过。"

褚时健西去60天,褚橙再陷

"我们家族里面有分工,各自相对独立,比如我只做褚橙庄园的品牌和褚柑产品,至于褚橙或者果汁我都不懂"。

尽管分工不同,但褚氏子孙在外界看来还是"其乐融融"的景象。这场发布会实际上是由李亚鑫一手操办的,但在活动现场,褚时健之子褚一斌明确表态,"推出果汁新品有难度,但也很有希望,以后需要我的地方,我将全力以赴。"

"褚一斌能出席发布会现场,确实也比较难得。"一位与褚家人接触多年的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以前他们都很少说话。

褚一斌和李亚鑫的关系是否进一步拉近尚不得知,可以肯定的是褚时健虽然去世了,但是他所留下的企业家的奋斗精神却在这个家庭延续。褚橙的一名工作人员曾表示,"工作的关系,经常见到褚老的后人,他们很像做农业的人,因为他们晒得够黑。"

褚时健的精神留下来了,其产业却不是褚一斌一人在继承,实际上褚一斌和马静芬主导的新平金泰、外孙女任书逸主导的云南实建果业都拥有"褚橙"的商标,大家都有各自的产业、公司和基地,这也是在褚时健去世前就明确下来的。

褚时健西去60天,褚橙再陷

伴随着褚时健的去世,也并不排除未来褚橙事业的上市主体应该会让褚时健外孙女任书逸、外孙女婿李亚鑫等参股,形成多元化家族成员股权结构。

马静芬说过,现在自己已经不参与褚柑的种植管理,"我主要是管人,其他的事情就交给儿孙们"。

褚橙的故事,或许要开始翻新篇了。